2021秋季艺术品拍卖会 --- 中国书画·荣名为宝
643 陈垣先生重要著作及稿本
上件拍品 下件拍品
图 录 号 643
拍品名称 陈垣先生重要著作及稿本
尺寸(CM) 尺寸不一
作者/年代 陈垣(1880-1971) /
质地/形式
钤印/款识 /
估价 5,000,000-6,000,000
备注 著录说明:
148著录:《陈垣先生遗墨》,岭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9月,P288-291。铅笔手稿,共8页,1951年。
095著录:《陈垣先生遗墨》,岭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9月,P115-P118。
098著录:《陈垣先生遗墨》,岭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9月,P122。
099著录:《陈垣先生遗墨》,岭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9月,P123-P127。
110著录:《陈垣先生遗墨》,岭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9月,P146-P147。
012著录:《陈垣先生遗墨》,岭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9月,P22-P23。
014著录:《陈垣先生遗墨》,岭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9月,P22-P23。
120著录:《陈垣先生遗墨》,岭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9月,P244-P256。
114著录:《陈垣先生遗墨》,岭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9月,P301。
129著录:《陈垣先生遗墨》,岭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9月,P305。
132著录:《陈垣先生遗墨》,岭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9月,P309-311。
137著录:《陈垣先生遗墨》,岭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9月,P314。
141著录:《陈垣先生遗墨》,岭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9月,P315。
144著录:《陈垣先生遗墨》,岭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9月,P316-318。
150著录:《陈垣先生遗墨》,岭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9月,P319。
147著录:《陈垣先生遗墨》,岭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9月,P323。
015著录:《陈垣先生遗墨》,岭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9月,P32-P34。
024著录:《陈垣先生遗墨》,岭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9月,P37。
054著录:《陈垣先生遗墨》,岭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9月,P64-P66。
080著录:《陈垣先生遗墨》,岭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9月,P93-P94。
100著录:《陈垣先生遗墨》,岭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9月,P128。
055著录:《陈垣先生遗墨》,岭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9月,P64。
050著录:《陈垣先生遗墨》,岭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9月,P64。有各种记号和批语。陈垣题封面(附8张垣的手迹〈050-5 至050-12〉)
107著录:《陈垣先生遗墨》,岭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9月,P146。
133著录:《陈垣先生遗墨》,岭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9月,P309。稿本。初稿,全为手迹。背面另有内容,故此稿用红笔打叉,是陈垣非常具有环保意识的体现。

陈垣先生重要著作及稿本
这是陈垣,读书很多,是我们国家的国宝
—毛泽东
陈垣,字援庵,又字圆庵,汉族,广东广州府新会县人,中国杰出的历史学家、宗教史学家、教育家。陈垣在元史、历史文献学、宗教史等领域皆有精深研究,留下了十几种专著、百余篇论文的丰富遗产。
陈垣先生1880年11月12日(清光绪六年10月10日)生于广东新会石头乡(现归江门市莲江区),1971年6月21日病逝于北京,享年九十一岁。
他出生在一个药材商人家庭,是家中第一个读书人。六岁在广州读私塾,十二、三岁先后阅读《书目答问》和《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渐渐学会按目录买自己需要的书看。一八九七年,他到北京参加顺天乡试,因为作文未按八股文程式,名落孙山。回广东后,一面教私塾谋生,一面学做八股文。八股文学好后,中了秀才,不久科举取士办法被废除,他也投身到民主革命活动中,与友人潘达微、高剑父等创办《时事画报》,负责报中文字部分。他用“以古喻今”的办法进行反清文字宣传,为日后的历史研究打下了基础。他的父亲患膀胱结石,中医医治无效,入博济医院经西医手术治疗痊愈。陈垣先生因此学习西医,并与友人创办了中国第一所民办西医学校(广州光华医学专门学校),写了许多关于医学史和宣传医学科学知识的文章。为求医学医与教会方面多所接触,使他产生了著述中国基督教史的愿望。
民国成立,他以革命报人的身份当选众议员。民国二年(1913年),他到北京就任议员,从此在北京定居。民国初年,他一方面从政,曾经担任过半年教育次长,署理部务;一方面从事历史研究,1917年发表的《元也里可温教考》,是他第一部正式的史学著作,发表后立即引起中日学术界的重视。二十年代以后,陈垣先生逐步转入学术界和文化教育界。1922年任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导师、京师图书馆馆长。1925年任故宫博物院图书馆馆长。1926年起任辅仁大学副校长、校长。1928年任燕京大学国学研究所所长。1929年任北平师范大学史学系主任。1931年任北京大学史学系教授、名誉教授。1948年当选中央研究院院士。1952年高等学校院系调整,任北京师范大学校长,直至逝世。
陈垣先生是一位世界级学者。早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他就与王国维先生齐名,被中外学术界公认为当时中国史学界的领袖人物之一。
他也是一位大教育家。在七十多年中,他教过私塾、小学、中学、大学,任大学校长长达四十六年。他有先进的教育理念,在课程设置和教学方法上有许多创新,对教学极其负责,为国家与社会培养了大批栋梁之才。
他还是一位炽烈的爱国主义者。从早年的投身民主革命,到后来的誓把汉学中心夺回中国,到抗日战争期间一系列富有战斗性的学术著作,到晚年的为新中国的史学研究和教育事业尽心尽力,爱国主义的红线贯穿始终,并不断升华。
近二十年来,国人内感民族文化之衰颓,外感世界思潮之激荡,其论史之作,渐能脱除清代经师之旧染,有以合于今日史学之真谛,而新会陈援庵先生之书尤为中外学人所推服。盖先生之精思博识,吾国学者,自钱晓徵以来,未之有也。
—陈寅恪
南方史学勤苦而太信古,北方史学能疑古而学问太简陋,将来中国的新史学须有北方的疑古精神和南方的勤学工夫。能够融南北之长而去其短者,首推王国维与陈垣。
—胡适
幸中国遗训不绝,经典犹在,静庵先生驰誉海东于前,先生(陈垣)鹰扬河朔于后。
—傅斯年
偶谈及当世史学钜子,近百年来横绝一世者,实为门下一人(指陈垣),闻者无异辞。解放前,日本学者,特别是名牌大学如东京、京都、帝大教授……对于陈垣先生推崇备至。
—黄侃、朱希祖、尹炎武
当下议论时贤,“以为今之享大名者名虽偶同,而所以名者在大家径庭,多为名浮于实的一时之俊”,“而鲜实浮于名的百代之英,后者惟陈垣足以当之。”
—孙楷第和余嘉锡、王重民
中国近代之世界学者,惟王国维及陈先生两人。……不幸国维死矣,鲁殿灵光,长受士人之爱护者,独吾陈君也。伯氏在平四月,遍见故国遗老及当代胜流,而少所许可,乃心悦诚服,矢口不移,必以执事(指陈垣)为首屈一指。当今中国的历史学界,谁是最高的权威?我以为应推陈垣先生。
—法国汉学权威伯希和
信有师生同父子
——陈垣与启功之情
启功先生说过,在他一生当中,有幸遇到好几位恩师,有画家,有诗人,有学者,有书画鉴定家,但是“终生的大恩师”,只有一位,那就是陈垣先生。陈垣与启功,一对名师高徒,两代国学大师,他们的情谊真是“信有师生同父子”,他们的交往给人以温情,令人肃然起敬。
启功字元白,1912年生于北京一个没落衰败的满清皇族支系,小时候和寡母及未出嫁的姑姑相依为命,生活困难,且时常处在时势干扰的恐惧之中。启功高中未毕业,便因援助的来源断绝而辍学,只好以临时教馆和卖画来度过穷苦困难的日子。
启功是一位对国学、书画艺术极有天赋的人,从小就具有诗书画方面的才能。在启功的众多老师中,陈垣有点石成金之功。如果没有认识陈垣,启功终其一生很可能就是一位教馆先生,但认识了陈垣之后,他的人生拥有了无限发展的可能。
1933年,21岁的启功笔下的书画文章,已有了佼佼之色。傅增湘曾拿着启功的作品,找到了当时辅仁大学的校长陈垣,意在为启功找一个谋生的机会。傅增湘回来后,高兴地告诉启功:“陈校长说你写作俱佳,他对你的印象不错。可以去见他,无论能否得到工作安排,你只要多向陈先生请教,学到做学问的门径,这比得到一个聘书还重要,一生是用不尽的。”这是启功与陈垣的结缘。
初次见面,启功看到陈垣肃穆,不由得产生一些惧意,但陈垣校长觉得这个青年人很聪明、很可爱,拉着他的手叫他坐下来,很和蔼地对他说:“你的祖父和我的叔父(陈简墀,字昭常)都是同年(光绪二十年)的进士,我们还算是通家之好。”一句话,化解了启功的拘谨,拉近了两人的心理距离。晚年启功回忆起这一幕,动情地说道:“我从21岁起得识陈垣先生,直到他去世。受陈先生教导,经历近40年。”
1933年秋季开学后,陈垣帮启功找到了在辅仁大学附属中学教国文的职位。开始几年,陈垣几乎是手把手地把自己作为一名大学老师的经验,一一教给了他,可以说是“耳提面命” 。启功曾总结了9条陈垣从实践中揣摩出来的“上课须知”,如:要爱学生;不偏不向,不讥消学生;以鼓励夸奖为主;不要发脾气;好好备课;批改作文,不要多改;发作文时,要举例讲解;要有教课日记;要疏通课堂气氛等等。陈垣对启功的教诲,从上课板书这样的细节,可见一斑。“板书每行四五字,绝不写到黑板下框处怕后边坐的学生看不见。”
启功毫无疑问能胜任这一教职,甚至比其他同事都强,然而其后却遭遇不测风云,分管附中的一位院长以启功“中学还未毕业就教中学不合制度”为由,将他辞退了。陈垣很关心地对启功说:“既然中学教师当不成,也不要灰心,今后出路一定会有的。”
1935年,陈垣校长又找到机会,安排启功到辅仁大学美术系任助教。可是事情真不巧,一年多以后,以前辞退他的那位院长又来分管美术系了,借口认为启功“学历不够”,再次把他辞退了。尽管如此,陈垣校长坚持认为,像启功这样的人才不应该被埋没,应该扶持他走上为社会服务的道路。于是,在1938年秋季开学时,陈垣请启功回辅仁大学聘任他为国文系讲师,专门讲授大学的普通国文课。
辅仁大学有一位教授英千里,在抗战胜利后出任北平市的教育局长,从辅仁的老师中找人,想让启功去管一个室。启功去向陈垣先生请教。老师问:“你自己觉得怎样?”启功说:“我少无宦情。”老师听了哈哈大笑:“既然你无宦情,我可以告诉你学校送给你的是聘书,你是老师,是宾客;衙门发给你的是委任状,你是委员,是官员。”启功明白了,立刻告辞回家,写了一封信,表示感谢英干里对他的重视,又婉言辞谢了他的委派。启功拿着这封信去请陈垣先生过目。恰好陈垣刚买了一开章学诚的手札,搁在框里,挂在墙上。章学诚的字很难得,30块钱买的。陈垣看了启功用花笺写的婉拒信函,没说别的话,只说:这信也值30元。这“30元”是对启功莫大的鼓励,但启功的感受,实在“毛骨悚然”,他觉得老师对自己书法的赞赏,和章学诚相提并论,自然是不敢当。
1946年启功被晋升为北京辅仁大学副教授,从此他逐渐有了名声,不久又被北京大学聘为美术系的兼职副教授,专门讲授世界和中国美术史课程。
启功不负师望,博学精进,一心教书治学,无意仕途登科,遂成为著名的教育家、国学大师、古典文献学家、书画家、文物鉴定家、诗人。
1963年,启功有一篇发表过的旧论文,由于读者反应较好,修改补充后,将出版。启功找老师陈垣题签。陈垣非常高兴,问启功:“你曾有专书出版过吗?”启功说:“这是第一本。”陈垣问了此书的一些情况后,忽然问启功多大岁数了,得到启功51岁的回答后,陈垣就历数戴东原只(活了)54岁,全谢山50岁,然后说:“你好好努力啊!”启功突然听到这几句跳跃性的话,立刻懵了。稍微一想,几乎掉下泪来。“老人这时竞像一个孩子,看到自己浇过水的一棵小草,结了粒籽,便喊人来看,说要结桃李了。”
1970年,陈垣身体日衰。1971年6月21日,在京逝世。获知恩师陈垣驾鹤远行,启功十分悲痛,当即为恩师写一副挽联:
依函丈卅九年,信有师生同父子;
刊习作二三册,痛余文字答陶甄。
启功为报师恩,耄耋之年,呕心沥血伏案3年,创作上百幅书画作品。在陈垣先生诞生120周年之际,他以在香港义卖所得的163万元人民币设立了“北京师范大学励耘奖学助学基金”。基金以“励耘”命名,以慰老师于九泉。启功说:“老校长教导我的样子,我现在蘸着眼泪也能画出来。”赵朴初先生题诗赞曰:“输肝折齿励耕耘,此日逾知师道尊。万翼垂天鸾凤起,千秋不倦诲人心。”
北师大著名教授童庆炳说:“启功对整个世界充满了博大的爱,特别让我感动的是他对陈垣先生的爱,那真是一朝从师,终生感恩。”
如今启功先生也已作古了,陈垣及其弟子启功两代国学大师,两位为教育事业鞠躬尽瘁的伟人,他们师生之间的情缘及其交往的事迹,被世人当作典范而永远流传。
二十世纪中国著名的历史学家、教育家陈垣,以其卓越的学术成就载誉海内外。被学术界誉为“民国以来史学开山大师”,与陈寅恪并称“史学二陈”。陈垣在宗教史、中国历史文献学、元史等方面的贡献,在二十世纪中国学术界独树一帜,形成一大流派,并开创了独具风格的史书著述体例,他继承清代乾嘉考据学,为传统史学开辟了一个新时代,可谓是二十世纪中国传统史学研究的领军人物。
北京荣宝主张以学术引领艺术品市场,大力增强学术文献资料的征集力度,经过各方的努力,征集到了陈垣(援庵)先生的一大批重要著作及稿本。该批著作及稿本是现存公私收藏之中,数量最大,保存最完整,并且经过科学整理、分类的文稿,是研究陈垣先生如何考据、治学、研究的重要文献,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和文献价值。
这批关于陈垣先生重要的稿本著作中,不少是陈垣先生批注批语以及抄写的文稿手迹,合计约数十万字,除了不少稿本著作都附有数页原稿手迹外,有些稿本几乎全部是手迹。陈垣先生擅长书法,书法有宋人意趣,点画信手拈来不烦雕琢,渗透出一股学者的清新之气。陈垣先生的作品在市场上并不多见,本次的文稿手迹飘逸潇洒,俊秀精美,一气呵成,疏朗有致,实为书法珍品,在文献研究价值的基础上,还具有极高的审美价值。这些专论基本都是初稿以及修改稿等,不少附有当时的原始手迹。这些资料以其独特的视角、丰富的资料、精详的考据、填补空缺的创举,为学术界开拓出一片新的学术领地。这批稿本中包含了陈垣的《敦煌劫余录》、《道家金石录》等代表性论著,他这一方面的研究成果,不仅是清代朴学在这些历史文献学分支学科上的成功运用,而且更是对这些史料学分支学科上清代朴学既有业绩和方法的集大成的总结。陈垣对敦煌文书、明清档案等新材料的整理和研究,将传统史学方法嫁接到新史学主干上的可贵尝试,是对“有意义之史学”的有益探索,可以说是他对二十世纪新史学的最值得称道的贡献。校勘和考证的结合,将考证融入具体的校勘实践,正是陈垣校勘学的独到之处,是其他人难以企及的地方。在新旧学术交替之际,在扎实的旧学基础上,以新的科学理论和方法为指导,进行历史研究工作,在宗教史、历史文献学和校勘学等多种历史辅助学科领域,取得了开拓性的成就,提出了许多精辟的史学见解,特别是对校勘学的研究,对历史研究工作具有启发和教育意义。
陈垣先生为读书和研究而藏书,其藏书中有相当一部分经过他仔细阅读和认真批校过,这些留存于眉端行间的批注校正,无不与学术兴趣和研究相关联,从中可见陈垣先生对相关学术问题的真知灼见,具有深刻的学术意义。本次稿本中,有不少是陈垣先生两面书写,反映了他注重环保和节约、惜纸如金的精神,同样也体现了他的写作特点和写作习惯,也是今天我们在治学研究中值得学习的地方。陈垣先生对古今学术著作的批读,体现出他孜孜探究的精神和对相关知识娴熟的掌驭,反映了他艰辛的学术历程,绝不仅仅是一般藏书家的版本校勘。这些弥足珍贵的初稿原稿及后来的不断修改稿史料,全面呈现了他在包括目录学、年代学、史讳学、校勘学、史源学在内的历史文献学等方面的研究。对于致力于继续研究陈垣大师学术生活和学术贡献的学者和收藏机构都具有重大的意义。
这批陈垣先生的重要著作及稿本,数量大,资料全,门类广,保存完好,作为一个标的呈现给大家,有待于关注历史文化资料的藏家再续前缘。
稿本说明:
001《元也里可温考》:原稿两页(001-1,001-2),背面是编纂四库全书始末原稿(001-3,001-4)。
002《元代也里可温考》:(五十三选三十)。
003《增订三版元也里可温考、开封一赐乐业教考》合订本:(1920年10月),陈垣题“教本九年十二月廿四夕”。有较多校补,为东方文库单行本的依据。
004《基督教目录》:自抄基督教史资料及批语,册末有马相伯题语,绝大部分是手迹。
005《关于也里可温之圣旨碑》:自1923年至1931年抄。陈垣题封面,有批语。
006《元也里可温考》:油印本,1925年9月。陈垣题:“十四年九月至十二月。”
007《记大同武州山石窟寺》:(1918/10)原稿一页。
008《记大同武州山石窟寺》:第二次稿,有大量修改,此本即为定稿。封面有陈垣长题。
009《大同云冈史料》:1922年12月抄。批语甚多,陈垣题,其中一页是手迹(009-4)。
010《记武州山石窟寺》:为大同云冈史料的增补(排印本),陈垣题封面。
011《山西大同武州山石窟寺记》。
012《开封一赐乐业教考》:(1919/11)(资料手迹,两页)。
013《开封一赐乐业教考》:抄本,是有关开封犹太教的资料,有批语。
014《开封犹太教史料》:陈垣自抄,有大量批语。
015《火祅教入中国考》:题“十一年四月廿一夕”,为交付《国学季刊》的排印本。
016《火祆教入中国考》:油印本,题“校本,十一年九月廿六日”。附手迹一页(016-2)。
017《火祆教入中国考》:油印本,题“廿三年十月廿五日改订”。
018《火祆教入中国考》:抄件,题“十一年三月廿六夕”。
019《摩尼教入中国考》:(1922/6)原稿三页。
020《摩尼教入中国考》:题“十一年六月廿四夕”。有大量修改,为初稿。
021《摩尼教残经》等:有大量批语。附手迹一页(021-2)。
022《摩尼教残经》:应为付排本。
023《摩尼教考补并残经》:油印本,题“十一年一月十夕校”,应为付印本。
024《摩尼教入中国考》:油印本,陈垣题“校本,十一年九月廿七夕”。并有大量长批。
025《摩尼教摩考》:油印本,题“廿三年十月”。内附18页有关材料,有批语,其中有七页手迹。
026冯承钧译沙畹、伯希和《摩尼教流行中国考》及序:稿本,1927年8月。
027《摩尼教资料》:抄本,有批语。
028《元也里可温考》:(排印本)。
029《元也里可温考》:增订三本。陈垣题封面。
030《元也里可温考》:增订,(是修改后准备排印的版本)。
031《元也里可温考》:东方杂志的抄本。
032《元也里可温考》:东方杂志本,有修改。
033《元十字寺碑拓片和有关材料,陈垣题封面》。
034《法国学者关于镇江府基督教徒的文章》:有题赠,法文本。
035《四库全书》相关稿本:几乎全为陈垣先生的手迹。
036《四库杂件》:有详批,约40页,陈垣题。
037《四库杂件》:为有关档案抄件,有批语,陈垣题。
038《检阅库书时杂记》:为开始检阅文津阁《四库全书》的记录,陈垣题。
039《内府藏本》:有多处批语,陈垣题。
040《文津阁书册数页数表》等:稿本,陈垣有多处批改。
041《文津阁书册数页数表》:两种油印本。
042检查文津阁《四库全书》册数页数原始记录:(三百零三选三十)共9册,有检查者签名,每册封面都有陈垣题,“经一凡二”等。
043《四库书目考异》:(二百五十九选三十)共5册。为稿本,有多处批改。每册封面有陈垣题经史子集等。
044《纪改订本提要》:题“十年十二月钞”。前部为纪昀改定之数则提要,中部为《四库提要中之周亮工》初稿,后部为纪昀扣除之提要,多批语,陈垣题。
045《四库全书纪事诗》:陈垣题“十三年四月十三日补钞讫”。扉页题“清高宗撰,新会陈垣编”,约2.5万字。
046《四库全书编撰小史》:陈垣题:译稿,后半部为改写的《四库全书荟要述略》。
047《编撰四库全书始末》:手稿一页(047-1),背面是“四库全书纪事诗手稿”(047-2)。
048《道藏辑要目录》:批“十三年三月十八日”。陈垣用铅笔批注的。
049《道藏目录通检稿》:75页,陈垣题。
050《艺风堂藏道家金石目》。
051《艺风堂道家金石文字》:18页,有抄写者的姓,陈垣题封面。(他在北京大学当名誉教授,把有关道教句子勾出来了,让人抄写的)
052《艺风堂续藏金石文字目》上。
053《艺风堂续藏金石文字目》下:陈垣题“十四年三月十三日”。(是编完后补编的)
054《道家金石略目》:全为手迹,有多处批语,下有抄者签名。
055《道家金石略目》:题“第二次写本”,共30页。分朝代,自汉魏六朝至明。
056《道教史概论附录》:油印本,题:“十三年九月至十二月”。有多处批语、圈点。是讲堂上发给学生用的。
057《道教史料杂钞》:抄本,有批点,陈垣题。
058《道教概说》:(日)小柳司气太著,抄本。陈垣题“十三年十二月廿一日”。
059《道家金石略》:参考一。
060《道家金石略》:参考二。
061《道家金石略参考三》:有多处批注。
062①《北京西洋人墓志钞》②《燕郊西教士墓志》:初稿,有按语。(062-01至062-23)。
063《元西域人华化考》:(1923/12)
064《中西回三历岁首表样本》:(1924)未发表,附两页手迹小条。(064-2、064-3)。
065《中西回史日历叙》:(1925/7/14)。
066《二十史朔闰表例言》:(1925/11/25)稿本,五页。
067《泰西历法通考上卷》:批注本。
068《名理探影印本跋》:(1926/5)稿本。
069《休宁金声传》:(1918/10/24)稿本。题“金文毅公传,熊开元鱼山著”(史外有金公传卷六)手迹三页,稿件。
070《王征事件》:(1926/12)。
071《可兰研究》:批改稿。3页。
072《可兰概况》:修改稿。14页。
073《回回教哈里发一览表》:稿本,全为手迹。3页。
074《华亭许缵曾传》:稿本,5页。
075《许缵曾宝纶堂稿摘抄》:资料,题“十三年五月一日”。有批语。
076《中国史料的整理》:(1929/5/29、31)稿本。
077《耶谱杂考》:①耶律楚材之生卒年(1930/12)。
078《丘耶西游倡和诗》:(1925/4/11)。稿本,陈垣题:“十四年四月十一日。
079《论登崖山观奇石诗》:(约20年代)稿本。
080《大唐西域记撰人辩机》:(1930/5)实为《大唐西域记撰人辩机》的原稿。
081《大唐西域记撰人辩机》:订正本。两页手迹(081-3、081-4)。
082《敦煌本一神论》:资料,陈垣题。
083《写经一轴分为几轴者》:资料。批“十八年八月下旬查”,“十九年四月八日复查一过”。稿本册,《敦煌节余录》。
084《元典章校补释例》:(1931/7)。
085《康熙与罗马使节关系文书影印本叙录》:(1931/10)。
086《康熙西洋人事件》:资料。封面题“露房上谕朱笔批改满汉折子共四十件,其汉字八件已全抄讫”,“十七年三月”,有大量批语。内附手迹一页(086-2)。
087《雍乾间奉天主教之宗室》:(1932/7)。
088《雍乾间奉天主教之宗室》:付印稿。附五页手迹(088-3至088-7)。
089《德沛史料》:资料,有大量批语,及十页散页。上有批语。
090《元秘史之译音用字》:(1933/12)题“陈垣未定稿”,文末题“一九三三年圣诞节”。
091《华夷译语》:抄自故宫藏本,题“十五年六月”,附手迹一页。
092《蒙古源流校记》:稿本。
093《顾千里元秘史跋文校异》:初稿,誊清本,有多处修改,各一页。
094《佛教能传布的原因》:(1932年)。
095《从教外典籍见明末清初之天主教》:(1934/7、8)。
096《艺风年谱与书目答问》:(1936/3/28)。
097《记徐松遣戌事》:(1926/7)。
098《四库提要中之周亮工》:(1936/9)。
099《吴渔山年谱》及有关吴渔山各文:(共七种,1936至1937)。
100《墨井诗钞补、墨井画跋补》:陈垣题“一九三六年十月廿日”,有大量批语。
101《墨井集源流考》:二稿,陈垣题“廿五年冬至前四日”共四页。
102《吴渔山先生年谱序》:付印本。
103《墨井道人三余集》:有批校。
104《吴渔山先生年谱》:刻本,校本。内附容庚所抄资料一页(104-3),启功摹像“吴渔山先生象”:(104-2)。
105《吴渔山年谱引书目录》:等一册。
106《明末清初教士译著现存目录》:手稿3页。
107《旧五代史辑本之忌讳与改窜》:(百十九条)稿本,陈垣题“廿六年八月十七日初稿”。
108《旧五代史辑本之忌讳与窜改例》:稿本。陈垣题“廿六年九月四日二稿”。
109《旧五代史辑本忌讳改窜例》:稿本,陈垣题“廿六年九月十日三稿”。
110《旧五代史辑本发覆》:稿本,陈垣题“廿六年十月一日四稿”,50页。
111《薛史辑本避讳例》:稿本,陈垣题“廿六年十月十八日”,为旧五代史辑本发覆的附录。
112《附薛史辑本避讳例》:稿本,陈垣题“廿六年十月廿日”。
113《马定先生在内蒙发见之残碑》:(1938/2)。
114《南宋初河北新道教考》:(1941/7)。
115《金元史道教事件》:抄本,资料,有多处批语。
116《书全谢山先侍郎府君生辰记后》:(1942/12)
117《李志常之卒年》:(1943/12)。
118《三国志注引书目》:(1942至1943)。
119《郤克跛考》:(1943)。
120《通鉴胡注表微》:(1946)。
121《通鉴胡注表微记录》:手迹,为《通鉴胡注表微》前八卷所写案语的段数。
122《通鉴叙录并引书考》:抄件,有案语。
123《通鉴胡注表微》:此处为稿件一页以及单独两页,加上为排印本写的内容提要一页。
124《天主教徒英敛之的爱国思想》:(1951/3)。
125《陈东塾与郑小谷书跋》:(1952/7)。
126《商朝与殷朝》:《宋以前殷商二字的使用》:为《商朝与殷朝》的资料,陈垣题,有批语。
127《影印明本册府元龟序》:(1959/6)。
128《谈北京双塔寺海云碑》:(1961/4)。
129《佛牙故事》:(1961/7)。
130《佛牙故事》:稿本,为三稿,陈垣长批。
131《佛牙资料五种》:有多处批语,1万字。
132《跋王羲之小楷曹娥碑真迹》:(1961/7)。
133《跋陈鹏年自书诗卷》:(1962/3)。
134《关于徐光启著作中一个可疑的书名》:(1962/6/2)。
135《跋凌次仲藏孙渊如残札》:(1962/6)。
136《跋洪北江与王复手札》:(1962/9)。
137《法献佛牙隐现记》:(1962/10)。
138《书傅藏永乐大典本南台备要后》:(1963/4)。
139《钱竹汀手简十五函考释》:(1963/5)。
140《跋西凉户籍残卷》:(1963)。
141《旧五代史辑本引书卷数多误例》:(1963)稿本。垣题“一九三七年旧稿。一九五八年十一月重订六稿。一九六三年五月重订七稿”。
142《跋胡金竹草书千字文》:(1963/12)。
143《日知录引唐割属东川六州制考》:原稿,全为手迹。
144《跋董述夫自书诗》:(1963/11)。
145《戴子高年岁及遗文》:(1964/5)稿本两册,初稿至五稿。第一册为一、二、四、五稿,第二册为三稿。初稿作于1933年,1964年发表。
146《萨都剌的疑年·答友人书》:(1965/7)。
147《两封无名字无年月的信》:(1965/10)稿本,初稿至六稿及八稿。题目多次修改,如初稿名《考无款函件示例》。最早收集于三十年代。共十页,其中7页是手迹(147-3至147-9),其它有很多批注。
148《论一徒刑名称应改革》。
149《中国历史要籍介绍及选读一书审查意见》:共8页,除首页外,其余全部是手迹。
150《跋陈鹏年书秋泛洞庭诗册》:共两册。一册之末为稿本。另附两页手迹小条(两页手迹内容一致,不知为何人所写)。
151《册府元龟》。
152备忘录(附陈垣先生亲自修改的备忘录书目)。
153备忘录(一)。
154备忘录(二)。
155备忘录(三):备忘录封面已遗失,内附备忘录的书目,由陈垣亲自改定。
156备忘录(四):构静山与邵青以(专题的备忘录)陈垣批,加一小条手迹。
157备忘录(五):目录学杂抄(垣题)、(油印本)十三年冬至十四年春(有批语,应是讲课的讲义)。
158备忘录(六):杂抄一。
159备忘录(七):杂抄二(很多批语)。
160备忘录(八):杂抄三。
161备忘录(九):王植崇雅堂稿抄,又名崇雅堂稿(关于新会的九种资料)。
162《铎书》陈垣题“酌中志,徐霖列名东村党籍,全毁书目《守围全书》在禁书之列,东亚之光,顺治九年所颁之六谕,与明太祖之六谕同”,为第四版的样本。
163桑原骘藏,《宋末之提举市舶使西域人蒲寿庚》,《史学杂志》26编4号-29编10号,大正四年-七年。3册。
164中村久四郎《支那历代避讳通考》,《史学杂志》12编5号。
165中村久四郎《六谕衍义》。
166伊东忠太《于广东之回教建筑》,《史学杂志》21编7号,明治四十三年。
167中村久四郎《唐时代之广东》,《史学杂志》28编3-6号。
168后藤末雄《康熙帝与路易十四世》,《史学杂志》42编3号,昭和6年(1931)。
169神田喜一郎《足本耶律楚材西游录之发见》,《史学杂志》37编6号,大正十五年。
170(英)霍渥尔特《蒙古史导言》1876年作,何炳松译并序,载《东方杂志》22卷15号,(1925年8月)。
171藤田丰八《宋代之市舶司及市舶条例》,《东洋学报》7卷2号,大正六年五月。两册。
172石桥五郎《唐宋时代之支那沿海贸易及贸易港》,《史学杂志》12编8号,明治三十四年八月。
173羽田亨《论九姓回鹘与Toquz Qruz之关系》,《东洋学报》九之一。
174市村瓒太郎《唐以前之福建台湾说》,《东洋学报》八卷一号,大正七年,(陈垣用钢笔批注)。
175伊东忠太《支那山西云冈石窟寺建筑之研究》国华第百九七百九八号,明治二十二年十月十一月。
176那珂通世《元蒙古色目名臣考略》(原名《成吉思汗实录续编》),用燕京大学国学研究所稿纸所写,两册。144页,约8.5万字。
177秋贞寔造《元朝札鲁忽赤考》,用纸同176。
178箭内亘《元朝怯薛考》用纸同176。
179箭内亘《元朝斡耳朵考》用纸同176。
180箭内亘《蒙古之忽哩勒塔(即国会)考》,用纸同176。
181高楠顺次郎《唐代与外国交通及其航海事绩》,《史学杂志》14编4号,明治三十六年四月。
182中村久四郎《东西交通文化史上之支那历代文化略说》,《史学杂志》15编8-11号,明治三十七年。
183田中萃一郎《支那学之沿革》,用众议院稿纸所写,2.2万字。
184有高岩《昨年支那日本之史学界展望(东洋史部分)》,史朝第二年第一号,昭和七年二月(陈垣1932年批及圈点并提及《元典章校补》)。
185市村瓒次郎《岳飞班师之研究》,《史学杂志》15编2号,明治三十七年二月。
186《南美共和政治之评论标目集序》,《南美共和政治之评论》1915年10月。
187《元也里可温考》,《东方杂志》第15卷第1234号,1918年1234月。封面有陈垣题《元也里可温考一二三四》。
188《大西利先生行迹识》,1919年8月,抄件。
189《罪言序》,1919年,抄本。
190《文津阁书册数页数表》,1920年。
191《万松野人言善录跋》,1919年,抄本。
192《开封一赐乐业教考》,《东方杂志》第17卷第五六七号,1920年234月。封面有陈垣题”开封一赐乐业教,一凡三二三止。
193《跋何其厚重修晏公神庙碑记》,1920年5月。油印本。
194《北京私立平民中学第一期同学录序》,1922年2月,《 北京私立平民中学第一期同学录》。
195《火祆教入中国考》,北京大学《国学季刊》第一卷第一号,1923年1月。
196《摩尼教入中国考》,北京大学《国学季刊》第一卷第二号,1923年4月。
197《旧约三史异文考》,《真理周刊》,第二期,第三期,第四期,第五期,1923年4月。照片。
198《旧约三史异文考》,抄件,影印本。
199《基督教圣经审定之经过》,《真理周刊》,第六期,1923年5月。
200《开封一赐乐业教考》,《东方文库》第72种。1923年9月。
201《元西域人华化考上》,《北京大学国学季刊》第一卷第4号,抽印本,1923年12月。
202《基督教入华史略》,《真理周刊》第二年第十八期,1924年7月。抄件。
203《奴才》,1925年,抄件。
204《武科》,1925年,抄件。
205《胡中藻诗案》,1925年,抄件。
206《一句成语在元曲中之发见并质疑》,《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周刊》。第一期,1925年10月。
207《一句成语在元曲中之发见并质疑》,抄件。
208《再论遵主圣范译本》,《语丝》第五十期、第五十三期、第五十八期,1925年10月、11月、12月。
209《跋魏建功家书》,1925年11月,抄件。
210《胡中藻诗案》,《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周刊》第12期。1925年12月30日。
211《蹇斋剩墨跋》,1926年1月,抄件。
212《题新刊吴评唐诗鼓吹》,1926年2月5日,抄件。
213《休宁金声传》,《青年进步》第九十九册。1927年1月。
214《十四世纪南俄人之汉文学》,《小说月报》第17卷号外,1927年6月。抄本。
215《回回教进中国的源流》,1927年3月,《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月刊》第一卷第六号。1927年9月。
216《元西域人华化考下》,《燕京大学燕京学报》第二期,抽印本,1927年12月。
217《回回教入中国史略》,《东方杂志》25卷第1号,1928年1月。
218《致叶遐庵函论医籍考》,(两通)1928年3月。《北平图书馆月刊》第2卷第6号。1929年6月。抄件。
219《致余季豫函答四库抽毁书原委》1928年3月。《四库抽毁书提要稿》上海医学书籍,1931年9月。
220《胡金竹先生草书千文跋》,线装一册。1929年。
221《中国史料的整理》,燕京大学《史学年报》,第一期,1929年7月。
222《张亮丞中西交通史料汇编题词》,《 中西交通史料汇编》辅仁大学丛书第一种,1930年5月。抄件影印本。
223《寿尹文书札跋》,1930年冬,刘乃和《历史文献研究论丛》 1998年3月。手稿影印本。
224《大唐西域记撰人辩机》,《国立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二本第一份,抽印本。1930年5月。
225《耶律楚材之生卒年》,《燕京学报》第八期抽印本,1930年12月。
226《大唐西域记撰人辩机》,(日)《桑原博士还历记念东洋史论丛》抽印本。1931年1月。
227《日本文学博士那珂通世传序》,北平师范大学《史学丛刊》第一卷第一期。1931年2月。
228《日本文学博士那珂通世传序》,抄本。
229《校勘学释例序》,1931年7月,抄本。
230《元典章校补释例》,《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外编》,蔡元培先生六十五岁庆祝论文集,抽印本。1932年1月
231《雍乾间奉天主教之宗室》,《辅仁学志》第三卷第二期,抽印本,1932年7月。
232《跋王南陔先生遗札》,1932年秋。抄件影印件。
233《查嗣庭轶事》,1933年,抄件。
234《何灼轶事》1933年,抄件。
235《年羹尧轶事》,1933年,抄件。
236《彭家屏轶事》,1933年,抄件。
237《查嗣庭轶事》,《辅仁美术月刊》第二期,1933年5月。
238《年羹尧轶事》,《辅仁美术月刊》第三期,1933年6月。
239《彭家屏轶事》,《辅仁美术月刊》第四期,1933年7月。
240《书于文襄论四库全书手札后》,1933年秋,《国立北平图书馆馆刊》,第七卷第五号,1933年9月。
241《书于文襄论四库全书手札后》,《北平图书馆于文襄手札本》,影印本,1933年11月。
242《方孝标方苞轶事》,《辅仁美术月刊》第四期,1933年7月。
243《元秘史译音用字考》,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刊印,1934年2月。线装一册。
244《从教外典籍见明末清初之天主教》。《北平图书馆馆刊》8卷2号抽印本,1934年3月。
245《跋汪容甫陈庆笙手札卷子》,1934年冬,抄件。
246《从教外典籍见明末清初之天主教》,汕头梅县天主堂,《我们的教区》第一卷第二期,1935年5月。抄件。
247《记吕晚村子孙》,《文献特刊》1935年10月。
248《切韵与鲜卑》,1935年,北平图书馆《图书季刊》第三卷第三期。影印本。
249《辨学遗牍、大西利先生行迹、明浙西李之藻传》(合订本),线装一册。
250《泾阳王征传》,北平图书馆馆刊8卷6号,抽印本,1935年11月。
251《艺风年谱与书目答问》,《图书季刊》第三卷第一二期合刊,1936年3月。
252《艺风年谱与书目答问》,《大公报·图书副刊》,1936年4月。
253《记徐松遣戍事》,《北京大学·国学季刊》五卷三号抽印本。1936年7月。
254《四库提要中之周亮工》,《文献论丛》,1936年10月。
255《记许缵曾辑刻太上感应篇图说》,天津《大公报·图书复刊》,第153期,1936年10月22日。
256《记许缵曾辑刻太上感应篇图说》,《图书副刊》第三卷第四期抽印本,1936年12月。
257《吴渔山先生年谱》,《辅仁学志》第六卷第一第二合期抽印本,1937年6月。
258《旧五代史辑本发覆》,励云书屋丛刻,第2集第2种,1937年10月,线装一册。
259《马定先生在内蒙新发见之残碑》,《华裔学志》第三卷第一期,1938年,英文本。
260《语录与顺治宫廷》,《辅仁义学志》第八卷第一期抽印本,1939年6月。
261《明季滇黔佛教考》,《辅仁大学丛书》第六,1940年8月。
262《顺治皇帝出家》,1940年11月,抄件。
263《清初僧诤记》,《辅仁学志》,第九卷第二期,1940年12月。陈垣题封面: 清初僧诤记。
264《官书与私书》,《辅仁生活》第16期,1941年6月。抄件。
265《南宋初河北新道教考》,辅仁大学丛书,第八。1941年12月。
266《国籍司铎之新园地》,单行本。1942年1月。
267《廿二史箚记 》,一汉王父母妻子条书后,1942年4月。天津《益世报·人文周刊》,新第19期,1947年9月15日。
268《廿二史箚记 》,一汉王父母妻子条书后,上件的照片。
269《汪容甫述学年月日多误》,抄件。
270《汪容甫述学年月日多误》,辅仁大学语文学会讲演集,第三辑,1942年9月。陈垣题封面: 汪容甫述学年月日多误。
271《郤克跛考》,抄件。1943年。
272《郤克跛考》,1943年,《社会科学战线》季刊,1979年第4期,1979年11月。抽印本。
273《书全谢山先侍郎府君生辰记后》,重庆《益世报·文史副刊》第28期,1943年。
274《书全谢山先侍郎府君生辰记后》,抄件。
275《廿二史札记》,十一载刘昶奔魏有子承绪孙文远不误,油印本。1943年。
276《廿二史札记》,十一载刘昶奔魏有子承绪,上件的抄件。
277《从教外典籍见明末清初之天主教等有关天主教史16篇》。《民元以来天主教与史论丛》1943年2月。
278《汪容甫述学年月日多误》,重庆《益世报·文史副刊》,1943年4月。
279《北宋校刊南北八史诸臣考》,1943年,抄件。
280《晋长沙王乂卒年考》,油印本。1943年。
281《金石中以甲子纪月例》,1943年5月。抄件影印件。
282《李志常之卒年》,《辅仁学志》第十二卷第一第二合期抽印本。1943年12月。
283《泾阳王征传》,重庆《真理杂志》第一卷第2期。1944年3月。
284《通鉴胡注表微》,《辅仁学志》第十三及十四卷,抽印本,1945年至1946年。
285《玄应慧苑两音义合论》,《经世日报·读书周刊》第三十六期,三十七期。1946年4月23日-30日。
286《书十七史商榷第一条后》,抄件,天津《大公报·文史周刊》,第三期,1946年10月16号。
287《书十七史商榷第一条后》,天津《大公报·文史周刊》,第一期,1946年4月16日。照片。
288《全谢山联姻春氏》,天津《大公报·文史周刊》第三期,1946年10月-30日。
289《全谢山联姻春氏》,天津《大公报·文史周刊》第三期,照片。
290《书通鉴外纪温公序后》,《经世日报·读书周刊》,第16期,1946年11月27日。
291《全谢山联姻春氏》,1946年,抄件。
292《历代三宝记论略》,天津《大公报·文史周刊》第七期,1946年11月27日。
293《书通鉴外纪温公序后》,《经世日报·读书周刊》,第16期。1946年11月27日
294《书通鉴外纪温公序后》,抄件。
295《开元释教录论略》,天津《大公报·文史周刊》第九期,1946年12月11日。
296《书十七史商榷齐高帝纪增添皆非条后》,抄件。
297《书十七史商榷齐高帝纪增添皆非条后》,天津《大公报·文史周刊》第10期,1946年12月18日。
298《书十七史商榷齐高帝纪增添皆非条后》,照片。
299《马相伯先生文集序》,1947年1月抄件,标目集序。
300《一九四七年运动会开会词》,1947年4月,抄件影印件。
301《高僧传论略》,上海《大公报·文史周刊》,第十二期,1947年1月8日。
302《续高僧传论略》,上海《大公报·文史周刊》,第十五期,1947年2月5日
303《弘明集论略》,上海《大公报·文史周刊》,第二十五期,1947年4月16日。
304《慧琳希麟两音义合论》,《经世日报·读书周刊》第三十九期,1947年5月14日。
305《题辅行记》,《经世日报·读书周刊》第四十二期,1947年6月4日。
306《论传法正宗记》,《经世日报·读书周刊》第四十四期,1947年6月18日。
307《汪容甫述学年月日多误》,上海《大公报·文史周刊》,第32期,1947年7月2日。
308《书全谢山论文汉豫章太守贾萌事后》,上海《大公报·文史周刊》第34期,1947年7月30日。
309《书全谢山论文汉豫章太守贾萌事后》,308的照片。
310《记北山录》,《经世日报·读书周刊》第五十一期,1947年8月6日。
311《教海一楫》,1947年8月,《传教之研究》上智编译馆,1947年。
312《汉医学新义序》,1947年9月。影印件。
313《广弘明集论略》,上海《大公报·文史周刊》,第三十七期,1947年9月10日。
314《吴梅村集通玄老人龙腹竹解题》,天津《大公报·文史周刊》,第38期,1947年9月19日。照片。
315《宋元僧史三种述评》,辅仁学志第十五卷第一、二合期抽印本,1947年12月。
316《题蔡宽夫诗话》,1947年12月,抄件。
317《张孟劬遗札跋》,1947年冬,手迹。影印件。
318《日知录部刺史条唐置探访使原委》,天津《益世报·人文周刊》,新第36期,1948年1月19日。照片。
319《为柴德赓书友墨缘册题词》,1948年3月,抄件。
320《隋书百官志后周禄秩解》,《申报》文史第15期,1948年3月20日。照片。
321《隋书百官志后周禄秩解》,1948年3月,抄件。
322《杨贵妃入道之年》,《申报》,文史第17期,1948年4月3日。照片。
323《书全谢山与杭堇甫论》,金史第四帖子后。天津《益世报·人文周刊》,新第48期,1948年5月10日。
324《跋黎二樵伪书画卷》,抄件影印件,1948年6月14日。
325《广东光华医学院故校长郑君纪念碑》,《广东文献续编》影印件,1948年11月。
326《乱世与学术》,1948年12月16日。抄件影印件。
327《西长安街庆寿寺双塔下发现的金元遗物展览会题词》。1955年10月,抄件。
328《新的中小学历史教科书》,《历史教学》1956年7月号。
329《会做学生,才会做先生》,《师大函授》第一期,1956年11月。
330《跋:明季之欧化美术及罗马字注音》,1927年9月,《文字改革出版社》1957年翻印。
331《影印明本册府元龟序》,《北京师范大学学报》,1959年第4期,1959年7月。
332《影印明本册府元龟序》,北京师范大学《科学论文选集》,1959年10月。
333《立志做个光荣的人民教师》,《北京师范大学》,1959年。
334《影印明本册府元龟序》,中华书局影印本,抽印本。1960年6月。
335《书大德南海志残本后》,香港《大公报·艺林周刊》1960年9月11日。
336《谈北京双塔寺海云碑》,1961年4月,《现代佛学》1961年第5期,1961年12月。
337《与毕业同学谈谈我的一些读书经验》,《中国青年》1961年,第16期。
338《中国史料的整理》,1929年7月,《档案工作》1962年第6期,摘引其中一段。
339《跋洪北江与王复手札》,《文物》1962年第9期。
340《法献佛牙隐现记》,《文史》第一辑,1962年10月
341《衷心喜悦话史学》,1962年10月,《档案工作》1962年第5期,摘引其中一段。
342《书傅藏永乐大典本南台备要后》,北京师范大学学报,1963年第一期,1963年4月。
343《书傅藏永乐大典本南台备要后》,香港《大公报·艺林周刊》,1963年8月11日。
344《钱竹汀手简十五函考释》,《文物》1963年第五期,1963年5月。
345《跋西凉户籍残卷》,《北京师范大学学报》,1963年第2期,1963年7月。
346《旧五代史辑本引书卷数多误例》,《文史》第三辑,1963年10月。
347《旧五代史辑本引书卷数多误例》,《文史》第三辑,抽印本。
348《跋陈东塾与玉仲札》,香港《大公报·艺林周刊》1963年12月18日。
349《法献佛牙隐现记》,《文史》抽印本。
350《法献佛牙隐现记》,香港《大公报·艺林周刊》1963年11月25日。
351《跋胡金竹草书千字文》,香港《大公报·艺林周刊》,1964年2月2日。
352《跋董述夫自书诗》,《文物》1964年第2期,1964年2月。
353《戴子高年岁及遗文》,香港《大公报·艺林周刊》,1964年5月。《艺林丛录》第7编,1973年1月。影印件。
354《萨都剌的疑年》,香港《大公报·艺林周刊》,1965年7月。香港《大公报·艺林丛录》第九编,1973年9月,影印件。
355《法献佛牙隐现记》,香港《大公报·艺林丛录》第六编,影印本。1966年4月。
356《鉴真和上失明事质疑》,《社会科学战线》,1980年第四期,抽印本。
357《陈垣史源学杂文》,1980年10月,暨南大学中国文化史籍研究所,翻印本,二○○○年6月。
拍卖会名称 2021秋季艺术品拍卖会
专场名称 中国书画·荣名为宝